更多>>精华博文推荐
更多>>人气最旺专家

路培艳

领域:新华社

介绍: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

李光凯

领域:中国经济网

介绍: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

陆川新闻在线
tgmj1 | 2016-08-27 | 阅读(46115) | 评论(30217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fbou6 | 2016-08-27 | 阅读(93607) | 评论(75221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urc8n | 2016-08-27 | 阅读(74271) | 评论(25149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t1sol | 2016-08-27 | 阅读(65781) | 评论(76880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b2qua | 2016-08-27 | 阅读(93829) | 评论(49750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c1e4f | 08-08 | 阅读(36117) | 评论(21817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3qmih | 08-08 | 阅读(87845) | 评论(41245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0mk2p | 08-08 | 阅读(74454) | 评论(85462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rsu44 | 08-08 | 阅读(96637) | 评论(95510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4gcb2 | 08-07 | 阅读(28476) | 评论(13493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nrlyn | 08-07 | 阅读(91996) | 评论(76596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djh58 | 08-07 | 阅读(78955) | 评论(14195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aax0j | 08-07 | 阅读(47100) | 评论(28852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qvtu5 | 08-06 | 阅读(74774) | 评论(39839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8qnyh | 08-06 | 阅读(89885) | 评论(98776)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,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■商报记者段然

5年前,她还是村口的么妹,他也只是镇上的么星。5年的光阴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组织——“剁手党”。

5月21日,新供给-蚂蚁网络消费指数正式对外发布。数据显示,过去5年网络消费狂飙突进,网络消费指数扩张了12.1倍。2015年网络消费引擎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五分之一。这也让观察经济运行从传统的猪肉、货运量等之外,增加了“剁手”指数的新维度。

从“剁手”指数可以一窥“剁手”党团体成员是如何构成的?男人和女人谁更“败家”?哪个城市“剁手”指数领先?

网络消费引擎爆发 催生“剁手”指数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1年起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出现拐点,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。2015年,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1.6%,其中,网络消费支出对GDP的贡献率为29.1%。

作为2015年的十大流行语之一,“剁手党”是形容“网购点鼠标停不下来、甚至有剁手明志念头”的生动写照。因此,蚂蚁金服与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编制的网络消费指数,也被形象称为“剁手”指数。

“剁手”指数以4.5亿支付宝用户网上购物留下的印记为基础,从2011年1月开始追踪,多角度、全方位揭示过去5年中国网络消费增长的真实状况。

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网络消费规模指数扩张12.1倍,增速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2倍多;网络消费水平指数从2011年1月的96.0上升到2016年4月的122.2,涨幅为27.2%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,网络消费的稳健快速增长说明网络消费正在成为经济稳定运行的“压舱石”。

万亿消费买了啥?服务型消费狂飙

数据显示,服务型网络消费金额占比从2011年的4.3%,上升到2016年4月的25%;其中,餐饮(线下消费)、航旅、教育、生活服务等服务消费的增长表现最为突出,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

网上有“马云成功背后是千千万的女人”的说法,意在强调女性“剁手党”更多。但从“剁手”指数分析的结果,某种程度上能为女性“正名”———“马云背后的男人”其实不输女人,他们剁起手来比女人更“败家”,更爱享受。

从网络消费规模看,尽管男性略逊于女性,但在消费结构上,男性在文化办公、教育服务、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,以及体育、娱乐用品、汽车类、文化娱乐、航旅、餐饮等享受型消费上都超过女性。而女性在家庭使用较多的生存型消费方面支出更高。

“城里人”会玩“村里人”爱买

网络消费指数还折射出中国各地区消费能力的差异。

北京、上海和江苏的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(化妆品、金银珠宝、体育娱乐等消费),超过了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(食品、日用品等)。从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看,前五名依次是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苏和广东;排在最后五名的依次是贵州、河南、山西、宁夏和甘肃。这说明经济越发达的省份,享受型消费水平越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排名中,海南的生存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60.1、享受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55.7、发展型网络消费水平指数29.2均高出全国水平指数58.4、55.3、28.0,足以见得,海南“剁手族”真的很拼。

数据显示,过去5年三四线城市的网络消费人数不断增加,三四线城市增量用户交易人数占比从2011年的55%上升到2015年的63%。这充分证明不仅“城里”会玩,“村里人”也爱买。

在网络消费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,海南和西藏榜上有名,这说明网络消费通过网络技术拉近供需两端的距离,使得经济相对落后地区也可以方便地触达消费品,普惠价值初显。

“520”十种表白微信红包共发了2.78亿个

据微信公布数据,截至5月20日18时,含有特殊含义的“表白红包”(含5.20、13.14、520等10种金额)共发出2.78亿个,其中,80后发出的表白红包最多。最受欢迎的数字是5.20,紧随其后的数字是52.00、0.52、13.14、520.00。其中最大金额的520元红包,截至5月20日18时,共发出了800多万个。

5月20日的第一分钟里,有超过70万用户发出了超过86万个含有特殊意义的“表白红包”,其中来自东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表白红包,金额为0.52元;来自福州的男性用户发出了第一个520元金额的微信红包。

从城市来看,深圳爱意最浓,截至5月20日18时,表白红包发出将近600万个。从位置来看,表白红包中有61%来自同城,39%来自异地。

...【阅读全文】
共5页

友情链接,当前时间:2016-08-27